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武胜 > 武胜文化 > 民俗

定远古城的传说

时间:2020-05-19 09:37:42  供稿:  编辑:  

定远楼

  武胜县旧县乡十村的黄桷坪,原名女菁坪,位居马军山(又称母章德山)中部,前临嘉陵江,后靠飞龙峰,倚山傍水,地势险峻,是元与南宋对峙的前沿军事要塞,也是元军攻打合川钓鱼城的后方兵站。

  元中统二年(1259年),蒙忽必烈率军大举伐宋,沿嘉陵江挥师南下。南宋在蜀以重庆为政治、军事中心,以合川钓鱼城为前沿阵地,钓鱼城临嘉陵江而筑,地势十分险峻。元军数万猛攻钓鱼城,持久不下,不得不改变策略,围而不攻,欲使其弹尽粮绝,不攻自破。哪知围困数年,钓鱼城头居然用竹杆挑出鲜活的大鲤鱼,以昭示其粮足兵精,食用无愁。原来钓鱼城内有井与嘉陵江相通,从井中可钓出鱼来食用。元军久攻不下,只好在女菁坪创立武胜军与宋军对峙。总帅汪良臣驻守女菁坪:“临嘉陵江作栅阨其水,通夜悬灯,栅间编竹为笼,中置火炬,顺地势转走,照百步外,以防不虞。”

  女菁坪下的嘉陵江边,高耸着一巨石,名曰“四方石”。两丈见方,高三丈余,上面平坦,远观之酷似一“宝印”,且有天生石纹形成篆体的“定远”二字。汪帅以为此乃“天意”,便奏准大汗,废南宋旧制汉初县,设“定远”县,立县城于女菁坪。时年为至元二年(1265年)。

  据说县城兴建之初,在县衙大堂上梁那天,正当“掌坛师”烧钱化纸,口中念念有词祷告四方神灵之时,本来是艳阳高照的晴空,突然间乌云翻滚,狂风大作,飞砂走石,天昏地暗。随即倾盆大雨似利箭狂射而下,道道闪电刺目欲穿。紧接着振聋发聩的几声惊雷,震得山摇地动。

  正当人们晕头转向,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,风已停了,雨也住了,乌云散去,太阳也出来了。抬头望去,横卧在飞龙峰顶那块巨大的顽石已不翼而飞,一道七色彩虹从峰顶横贯而出,直跨西天。

  人们拥上峰顶,赫然见一无底洞穴,洞内紫气缭绕,七色彩虹正从洞口射出,惊奇之余,翘首南望,飞龙峰顶横卧的巨石竟然竖立在十多里外的山顶之上,其状上大下小,似玉树临风,伟岸挺拔。巨石飞越的余威,同时震垮了与其相对的另一座山峰的四壁,原本圆圆的山顶,变得四四方方,高高耸立,恰似河边的“宝印”四方石。这两座山峰,便是今日武胜八景中的“立石干宵”和“天印高悬”,位于中心镇嘉陵江对岸。人们再俯首凝视,河边的“宝印”四方石已经破裂,罅隙间还冒着缕缕青烟。

  巨石横飞,洞穴乍现,“宝印”四方石无端破裂,此咄咄怪事难以理喻,舆论哗然。汪帅急修书差快马禀报朝廷。大汗忽必烈闻报,当即派遣当朝法师火速实地勘察。法师快马加鞭,不日来到飞龙峰顶,发现其洞穴竟是“七龙穴”,有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七条彩龙的灵气蕴藏于洞中。它们借建城之机,合力撞飞封住洞口的巨石,闹着要现身,要归神位,享受人间烟火。

  建城伊始,“宝印”破裂,七龙闹神位,此预兆太过凶险,日后县内必多劫难。法师为此忧心忡忡,一面下令在飞龙峰顶修寺庙供奉七龙神灵,一面告诫汪帅和县令:轻税赋,恤民情,善治县,勿滥刑。并预言县城日后必南迁。

  县城“包山麓为城,官署据山岭”,虽不十分雄伟,但也错落有致,古朴典雅。每当逢场,商贾云集,熙来攘往,倒也十分热闹。

  由于县城地势太过险恶,又有飞龙峰顶寺庙镇住马军山龙脉,因而方圆三十里鸡不鸣,狗不叫,连蛙虫也喑哑无声,一片死气沉沉。知县审案,不敢动刑,动刑则必打死人犯。每当“夏秋之交,雷雨暴至,则崩岩错落,而洪涛迅飞。上者有覆压之患,而下有昏垫之灾,民不安其居。”(据民国19年《新修武胜县志》记载)。在以后的两百多年里,压溺之患时常发生,议迁治者甚众。后于明嘉靖三十年(1551年),有巡按御使及巡抚中丞力奏皇上恩准,由知县胡濂总其事,将县城迁于庙儿坝(今中心镇)。

  民谣中“印破巨石飞,七龙闹神归,蛙虫鸡不鸣,县衙打死人。”说的就是此故事。